如果虞佟是教授。

 

午餐過後,餐廳的人潮逐漸散去,各學院的學生三三兩兩地往教室移動,黎子泓更是早在大家飽足前就拎著一堆書往圖書館移動。

嚴司刻意挑了離門口最近的座位,在黎子泓起身後跟著扔下叉子,向楊德丞交代去向後追上對方的腳步,還貼心地從書快疊得比人高的某人手上拿過幾本頗為厚重的書籍。

「我說前室友,你想抑制生長也不是這種抑制法,需要時說一聲,我隨時可以幫你調配魔藥,讓你像新來的魔法防禦術教授一樣年輕,凍齡到看起來像新生。」

「你最好別讓教授聽到。」

「你不會沒義氣到去告狀吧?那就太傷我的心了,我們好歹也……」

「閉嘴。」

 

新學期剛開始,走廊上不時有新生怯生生地向在城堡四處飄蕩的幽靈問路,也有人因為看到幽靈失控在走廊狂奔,被初來乍到的學生以為同是一年級的同學。

拎著變形學課本走在黎子泓和嚴司身後的方曉海,在順路的當下因為無聊觀察了下兩人的互動,多半都是長髮那個在講話,短髮、手上還抱很多書的那個偶爾才回應一兩句。在一個轉角後,方曉海與他們分道揚鑣。

阿方本想在午餐過後領著方曉海到教室,因為他前一天才發現自家妹妹掛在移動的階梯上,有驚無險地爬到上層的教室上課;昨天則是在走廊和一名史萊哲林的學生吵起來,完全無懼對方魁梧的壯碩身材,拳頭還是半揚起的狀態。

對於她家阿兄的擔憂,方曉海完全不當一回事,揮揮手一臉無所謂地說,「阿兄你麥煩惱,一太哥在等你喔。」她事前已經打探好教室位置,絕對會在上課前抵達。

教授我來了!

 

「所以在一年級你們必須……」虞佟從未感受過如此熱烈的視線。儘管維持一貫平和語氣,鎮定地向一年級新生講述他們在這一年會做的練習以及基礎理論的應用,來自教室正前方、氣場和眼神一樣強烈的女孩讓虞佟不得不在意。

整堂課下來,女孩的視線始終定在他身上,跟著他移動。交代完下個禮拜要討論的文章段落,被變形基礎理論弄得頭昏腦脹的新生不安地往門口移動,爭先恐後要離開去上下一堂課,方曉海卻往反方向移動,抓著課本走到教室前方的講臺。

「教授我有問題。」

鏡片後方的深邃眼眸閃過詫異,從來沒有人在第一堂課這麼認真。虞佟的臉上揚起溫和的微笑:「什麼問題?」

原來女孩上課直盯著他是因為太過專注的緣故,虞佟想。然而在聽到女孩的問題後,饒是一向處變不驚的虞佟也著實愣了好大一下,而女孩的大膽行徑也不脛而走。

不久,整個霍格華茲都知道有個名叫方曉海的女孩在倒追虞佟。

 

「教授我有問題。」

「什麼問題?」

「你覺得師生戀怎麼樣?」

 

 

           ***

 

如果虞夏是教授。

 

「餐桌上多了具屍體是怎麼回事?家庭小精靈加料?」嚴司揚起眉,疑惑的看著趴在桌上了無生氣的某人,為了確認死活還出手戳了戳。

「嗚……」

嗯,會動。活的!

真是夠了!白了友人一眼,楊德丞在玖深旁邊的空位坐了下來。

「黑魔法防禦術那堂課發生什麼事了嗎?」他記得今天吃早餐時玖深還興奮地問起新來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現在卻一副快崩潰的樣子。

「嗚!」

「嘖嘖,你看看你,都把玖深小弟弄哭了。」

「你閉嘴。」早在他們來之前對方就在哭了,楊德丞疑惑自己怎麼會交到這樣唯恐天下不亂的朋友。

「我死定了。」玖深哭喪著臉說。

「怎麼個死法?」嚴司真的好奇了。除了被幽靈嚇,嚴司想不出有什麼原因會讓玖深變成現在這副不想死又活不了的狀態。

「為什麼你們沒跟我說新來的黑魔法防禦教授有娃娃臉!」玖深的語氣流露出來自內心深處最悲痛的控訴。

開學那天因為發生一些意外,玖深錯過了當天晚上的宴會及分類儀式,也錯過了認識新任變形學教授和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的機會。

「就說我們忘記了什麼,原來是這件事啊。」嚴司恍然大悟,連楊德丞也難得地露出同樣的神情。

第二天開始正式上課後,教授就紛紛丟出作業給他們這群五年級生,提醒玖深新任教授是雙生子,還有張娃娃臉這件事完全被他們給忘了,況且他們的黑魔法防禦術課程還是排在最後一天。

回想今天早上發生的事,玖深懊惱地抱住頭,呻吟聲完全被湧進餐廳的人群交談聲蓋過。

 

歷年來在霍格華茲擔任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一職的人任期都不久,果不其然,在玖深升上四年級的這學期,學校又得聘請新的黑魔法防禦術老師。

對黑魔法防禦術課程頗感興趣的玖深找了先上過課的阿柳打探上課情形,但對方卻含糊其辭地帶過,據說是被教授下了封口令,這讓玖深更加好奇了。

今天早上玖深比其他人更早到教室,但他看到的不是空蕩的教室。

「……咦?」緊張地眨了眨眼睛,玖深遲疑地踏進因為施了魔法而變得更寬闊的空間。一名身形瘦高,雖然臉龐十分帥氣卻顯得格外稚氣的少年就站在教室正中央,一襲深色的長袍明確點出他不是學生的事實,但在意識到真相前,玖深已經脫口說出讓他一秒後悔萬分的話。

「同學,你是不是走錯教室了?」

 

「噗──哈哈哈!」看著失控大笑的嚴司,早知道對方沒有同情心的玖深當下更是欲哭無淚,楊德丞則是對他投以憐憫的眼神。

「後來呢?」楊德丞問。

「後來……」腦海中浮現娃娃臉龐然變得猙獰的畫面,玖深忍不住狠狠抖了一下。「後來就沒印象了。」

「受到太大的驚嚇和打擊所以失憶了?」嚴司猜測。

「前面對後面也對。」嚥了口唾沫,玖深繼續說,「等我醒過來人已經在醫藥廂房,龐芮夫人說頭上的包會自己消腫,就把我趕出來了。」

才剛開學不過幾天就因為誤認教授為學生進醫藥廂房,玖深絲毫不敢想像未來上黑魔法防禦術還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

「不過這也不能怪你,那張超級娃娃臉不要說是同學,要是騙我是學弟我也相信。」嚴司認真的發表感想安慰玖深。

「阿司。」

「幹嘛那個臉,德丞你不這麼覺得嗎。」

安息吧。楊德丞的神情是這麼說的。

在嚴司尚未反應過來前,一隻手死死按在他的肩膀上,強烈的殺氣沿著收緊的指尖透過來……嚴司忽然明白了。

「你們兩個──」一張微笑著卻散發『你們死定了』氣息的娃娃臉看著嚴司和玖深,一字一句如同宣判罪刑地說:「都給我到地牢報到。」

 

 

──THE END

 

 

 

 

★    ★    ★    ★    

這裡是紫稜。睏了,晚安!

 

 

創作者介紹

Little Traveler

紫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