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

「阿母,醬油我買回來了……啊!」左手抓著醬油的玖深心不在焉地喊道,順手關上門的同時看見不該在初一出現在他家的人,驚恐地往後撞上剛闔上的門。

「大過年的,需要慶祝放鞭炮就好了不用特地撞門發出聲音啊,」噙著笑,嚴司抬手向一臉震驚的人打招呼,「小玖。」

「阿司。」責備地瞪了嚴司一眼,另一個不該出現在他家的人露出非常抱歉的眼神迎上玖伸錯愕的目光。

「黎……阿……為什麼你們會在我家啊?!」

「你媽邀請我們來的呀。」捧著一杯熱茶,嚴司笑瞇瞇地說。

「你什麼時候……不對,我媽什麼時候邀你的?」玖深一整個震驚,他根本沒聽說這件事。

「什麼時候啊……就一個禮拜前。」喝了口熱茶,嚴司偏著頭回想一個禮拜前的事情,「你媽打來問你什麼時候回去,你跟老大在走廊講話我就順手接起來了……喔,我們沒有聊很久,應該不用補貼你電話費吧。」

「你怎麼沒跟我說!」他阿母也沒跟他說!

「你回來我正要說就被老大踢走啦。」嫌他站在那裡礙事什麼的。真心覺得無辜的嚴司無奈地聳肩。不是他不說,而是他沒機會說啊。

「小玖啊,你擋在門口幹什麼,等一下你伯伯嬸嬸和阿姨就要來了,快去幫忙貼春聯。」微胖的婦人端著切好的水果踩著急促的步伐走來,匆匆交代自家兒子後轉身和藹地對嚴司和黎子泓說:「來,先吃點水果,等一下阿司和小泓你們兩個就坐著喝茶等吃飯。」

「那怎麼好意思,放著小玖一個人我們也不放心呀。我去廚房幫忙吧,我有個朋友是廚師,做菜也很好吃,改天您來找玖深玩我可以帶您去,讓他跟您討教一下順便學幾道拿手菜。」接過水果盤,嚴司笑著說。

「呵呵呵,說什麼呢!」婦人被逗得哈哈大笑,倒是被暱稱為『小泓』的黎子泓不大自在,尷尬地動了動身體。

「呆呆玖,我家小泓就交給你啦。」湊到在一旁發愣的玖深面前,嚴司拍拍對方的肩膀說。

「阿姨,我來幫你。」

「呵呵呵,都一把年紀了還叫什麼阿姨。免啦,去坐著喝茶。」

「……」看著某法醫攬著他媽媽的肩膀,兩人有說有笑地往廚房走,玖深的心情極度複雜。

「呃……黎檢,你怎麼會來我家?啊、我不是不歡迎你喔。」

「抱歉,過年還來打擾。」神情疲憊的黎子泓說。

「不會啦,反正我們家每年過年都很熱鬧,多兩個人也沒差。」玖深揮著手慌忙解釋,「黎檢你該不會是被阿司拐來的吧?」

「嗯……」黎子泓閉上眼睛,語氣滿是後悔。

幾個小時前熬夜加班的黎子泓準備回家,在離開辦公室前接到嚴司的電話──

 

「喂?」

「我快到你辦公室囉。」

「……我自己有開車。」

「身為一個醫生,你覺得我會讓一個通宵熬夜的工作狂開車回家嗎?今天可是大年初一耶,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跑到辦公室過。」

「你是法醫。」

「好歹也有醫生執照,能救活人賺飲料錢,也能替死人申冤積功德……欸,綠燈了,十分鐘後見。」

 

黎子泓上車後注意到後座放了幾個大紅色袋子,裡面裝著包裝漂亮的禮盒,看起來是要買來送人的。

「睡一下吧,黎大檢察官。到了再叫你。」看見坐在副駕駛座的人一臉憔悴,坐在駕駛座的嚴司提議道。

「嗯……」頓了幾秒,黎子泓疲憊地抹了把臉,緩緩地閉上眼睛,渾然不知在自己昏睡的同時友人開車上了高速公路,當他被叫醒時人已經在玖深家附近。

 

「辛苦了。」聽完事發經過,玖深發自內心這樣覺得。雖然有點對不起黎子泓,但知道大過年被陰的不只他一個,玖深頓時對黎子泓產生特別親切的感覺。

「……」

       

 

 

       

【初二】

 

「……結果玖深小弟又被鞭炮炸到。」回憶起昨天發生的趣事,嚴司又忍不住笑了。

正在清點晚上要用食材的楊德丞抬眸看了友人一眼,有股想要直接將人掃出去的衝動,而且感覺隨著時間流逝更加強烈。

「很閒的話去門口掃地,不要打擾我工作。」

「欸、難得我放假的說。」嘆了口氣趴在桌上,嚴司懶洋洋地說。

所以跑來騷擾他工作嗎?冷冷地看著嚴司,楊德丞有點理解當初被放假中的嚴司電話騷擾的黎子泓的感受了。

「小黎呢,他不是也放假?」居然沒纏著黎子泓而是跑來找他,老實說楊德丞覺得有些意外。

「嗯啊,放是放了,不過剛剛說是東西忘記拿所以跑回辦公室了。」結果一去就是三個小時,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嚴司有種被騙的感覺。

「所以你才跑來我這邊啊……」楊德丞懂了。

「上一次也是,說要出去買東西結果五個小時才回來,手上還多了一袋遊戲片……要去也揪一下啊,真是太不夠意思了。」

「嗯……」

「還有之前──」

「嗯……」

邊工作邊敷衍賴在這裡的麻煩友人,楊德丞認真思考以後初二都應該禁止嚴司在這裡出入。

 

 

 

 

 

 

 

 

 

 

創作者介紹

Little Traveler

紫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