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說好的喔,下次要帶我一起去。

   

    好,我答應你。

   

    打勾勾!

   

    都幾歲的人了還這麼幼稚。

       

       

        「咳……咳咳……」微弱的聲音自桌邊傳來,一個人影倒臥在客廳中央,扭動的身軀伴隨著痛苦的囈語,在黑暗中隱約透露一絲掙扎的氣息。

        男人疑似求救的聲音將他從回憶裡拉回來。他眨了眨眼睛,將方才在他腦海中響起的聲音阻絕,低頭望著趴伏在他腳邊企圖向他求饒的男人。

        他的褲管被液體濡濕,倒在地上的男人緊緊抓著他的腳,努力仰起頭試圖張嘴說些什麼,卻只能發出不明而破碎的字句。更多液體流淌到他的腳邊,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血腥味。

        他記得這個味道。那一天踏進她的房間,他聞到比這裡更濃烈的鐵鏽味,像侵蝕他的記憶般,從那天起這個味道一直揮之不去,逐漸取代記憶中他所記得的她的味道。

溫熱的液體順著冰冷的刀身凝聚在刀尖,隨著他因憤怒而顫抖的手不斷滴落至地板,好幾次他甚至因為手上沾染濕滑的血液差點握不住刀柄,用力抓到手指都發疼,但沒有一種疼痛能抵得上自胸口蔓延開來的痛楚。

因為這個男人,他們已經失去太多。

「咳……」得不到回應的男人再次發出聲音,躺在血泊中喘息。為了親眼看著男人死去的樣子,他伸手掀開了窗簾,等間距排列的老舊路燈矗立在昏暗的社區巷弄裡,晦暗的燈光和著朦朧的月光透過一小道縫隙照射進來,讓一直處於黑暗中的男人不適應地微瞇起眼睛。

他冷眼看著以迷離眼神不斷詢問「為什麼」的男人,心中沒有一絲悲憐或是同情。

曾經,他也想問為什麼,為什麼他們能夠毫不在意地去傷害別人,為什麼他們能夠恣意毀去幸福的家庭而不受任何懲罰。但那些問不出口也得不到答案的問題再也不重要。

事實是他們害死了人,而現在他們要償命。

 

        「很亮嗎?」站在窗邊望著陷入深夜寂靜的零星房屋,他回頭看了男人蒼白的面容一眼,喃喃說著:「放心,你死的時候什麼也不會看到,像她一樣……什麼也不會看到……」

拉上窗簾,屋內恢復一片幽暗。他蹲下來準備再補一刀置男人於死地,然而一道細微的摩擦聲卻傳入他的耳中。

「哥……?」說話的聲音十分弱小而輕柔,一道不高的人影似乎半掩著身體靠在牆邊,聽見聲音的男人突然劇烈掙扎起來,不知道是在求救抑或是要對方快離開。

他站起身來,拿著刀子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走近。

不熟悉的腳步聲和陌生的氣息讓女孩頓時慌了手腳,害怕地往後退了幾步。

不該有其他人出現在這裡,突如其來的狀況讓他有些慌了手腳,呼吸聲變得紊亂而略顯急促。

怎麼辦?

對不起。他無聲地說。

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Little Traveler

紫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