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每個人的心裡都會有一個憎恨的對象,以前他們沒有,現在有了。

        沒有人知道憎恨的感覺什麼時候會消失,或許,那種情感不會有消逝的一天,即使憎恨的對象消失了也一樣。

「準備好了嗎?」

        「嗯,走吧。」

       

²

       

被虞夏抓出來的時候玖深正趴在桌上打瞌睡,數台機器正使勁運轉著,深夜的鑑識科辦公室裡充斥著冷氣與機器規律的運轉聲。

等鑑識結果等到猛打呵欠的玖深最終抵擋不住睡意,在阿柳的扔來一件薄毯說要去買咖啡後就直接趴在桌上昏睡過去。

這幾天除了上頭盯很緊的槍擊案在收尾,還有山區命案的微物跡證要化驗,讓一票鑑識科人員忙到不可開交,玖深和阿柳幾乎整天都守在辦公室做鑑定,睏了就喝咖啡,餓了就吃泡麵或玖深囤積的糧食,真的撐不住就趴下來瞇一下或到休息室睡。

原以為他們的工作量已經夠多了,但有個人比他們還要忙。虞夏除了跑現場,還跑到上層的辦公室要他們沒過問辦案進度就隨便開記者會,外出回來途中還順手逮了兩個正在偷竊機車的慣犯,甚至一有空就跑到鑑識科辦公室詢問他們進度,回家也只是匆匆沖個澡順便吃飯,根本把警局當家住。

虞夏的辦公室說好聽一點是囤積文件用,說難聽一點其實和蚊子館沒什麼兩樣。

『大禹治水好歹只是三過家門而不入,夏老大則是天天路過辦公室都不進去。玖深小弟,你覺得我將那裡偷偷改造成我的秘密基地怎麼樣,這樣以後被踢出休息室至少不用在委屈窩在走廊種菇,無聊的時候也可以溜去找你串門子,多方便。』聽說最近情況的嚴司隔著電話這麼說。

『不好吧,在你打造完之前會先變成你的屍體寄放室。』還有同事愛的玖深真誠地說。但別說是老大了,他和阿柳也快把警局當家,內心真有種複雜的感慨。

說來諷刺,前幾天早上甫交出另一個案子的血跡鑑定報告的玖深還跟同事半開玩笑說最近沒什麼案子很平靜,誰知道當天下午馬上就被抓去勘驗槍擊案現場,更悲劇的是類似的事還接二連三發生,害他隔天在另一個現場被某個明明傷勢尚未好全卻擅自開工的無良法醫笑個半死。

值得慶幸的是對方也沒笑太久,因為沒多久檢察官就來了。

某些職場禁忌雖然只是『一種說法』,一旦變成事實卻會使人更加相信。

槍擊案發生後玖深就遭到其他同事圍攻,就連他自己也不禁思考,如果沒有那句玩笑話他是不是就不用睡在警局,也不用被嚇這一回了。

 

虞夏踏進鑑識科辦公室見到的就是某人呼呼大睡的景象,想到對方這幾天也幾乎沒怎麼正常睡覺,虞夏很人性化地推了對方一下。

「起來,有案子。」

「唔……我吃飽了,粽子晚一點再吃。」睡夢中聽到有人跟他說話的玖深換了個姿勢繼續睡,卻不想肩上似乎有股越來越沉的重量,讓他猛然驚醒過來。

不是吧……躺在床上被鬼壓就算了,為什麼他連趴著睡都被壓,而且還是在燈火通明的鑑識科辦公室!他最近沒見到阿因也沒聽說有不科學的東西出現啊!玖深一邊悲嘆自己的運氣不好,一邊祈禱去買咖啡的同事快點回來。

感覺到掌下的身體突然變得僵硬,虞夏也大概猜到玖深已經醒過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在裝睡。

「需要我把你揍醒嗎。」

連聲音都冷冰冰的真不愧是……嗯?這不是老大的聲音嗎?玖深鼓起勇氣將頭從手臂中抬起來往後一轉,發現一張表情有些不屑的娃娃臉正渾身散發黑色氣息瞪著他。

「什麼啊原來是老大。」虞夏一個挑眉的動作讓玖深倏地改口,「呃、我的意思是老大你在這裡幹嘛?鑑識結果還在──」

「交給別人。你跟阿柳東西收一收跟我走,有案子了。」

 

 

 

 

 

創作者介紹

Little Traveler

紫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