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方曉海小阿方一歲,小時候兄妹倆自然而然地玩在一起,有一回小海為了替被男生欺負的班上女同學出氣跑去和對方打架,阿方知道後跑去找人,發現小海很勇猛的揍了那些人一頓,但自己的腳也受傷了。

身為哥哥的阿方罵了自家妹妹一頓,但看著用直率的眼神向自己說對不起的方曉海,阿方怎麼也生不起氣來,最後蹲在方曉海前面,揹著小海晃回家。

他知道自己無法保護妹妹一輩子,他家個性強悍拳腳功夫也不弱的妹妹也不需要他的保護,但那是一種本能,驅使他選擇去保護重要的人。

這一點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樣的吧。

他曾經這麼以為。

 

 

「阿方,五號桌!」

「好!」

正值午餐時段,位於台中熱鬧市區的一間餐廳裡擠滿或站著或坐著的客人,平價又美味的餐點讓這間新開幕不久的餐廳就頗受好評,加上出餐速度快,翻桌率也跟著提升;礙於暑假期間遇上不少家長帶著小孩出遊或是學生不定時舉辦聚餐,人手應付不來的情況下,老闆在月初又招募了幾名場外員工。

阿方本來是幫朋友代班,誰知對方在出遊期間出了車禍,在老闆熱情邀約下阿方爽快地接下了這份待遇相當不錯的短期工作,一個禮拜有六天都待在餐廳。

因為生意太好,近期老闆也在準備店內擴張的工作,九點休店後會有裝潢工人來商議、丈量空間尺寸,混熟之後阿方偶爾也會留下來幫忙準備宵夜什麼的,回家時間也就更晚了。

端著上頭放有熱騰騰食物的托盤,阿方熟練地避開迎面走來的工讀生繞至五號餐桌,微笑著說出固定台詞,「為您送上餐點,請慢用。」接著又被另一波點餐的聲音拉走。

「怎麼樣,拍到了嗎?」坐在五號餐桌的長髮女孩急切地問。

「有!啊……糊掉了。」對面的短髮女孩驚喜的神情轉為懊惱,對桌的女孩也跟著發出失望的哀嚎。

「怎麼辦,等一下再點一盤嗎?」

「我們已經點第三盤了耶,再點一盤他會不會覺得我們食量很大啊?」

隔壁桌剛坐定位的女孩恰巧聽到這段對話,忍不住笑彎了嘴角。她就知道事情肯定沒這麼單純所以來探探,果不其然被她發現餐廳熱門的另一個祕密。

「決定了嗎?」看著對面的人闔上菜單,女孩攏了攏秀麗的黑色長髮問道。

「嗯。」

算準對方送完餐的時間點,女孩抬起手,露出甜甜地笑容向服務生喊道:「不好意思,這邊要點餐。」

「馬上來。」

阿方反射性抓起筆轉身,陽光的笑容在看見對方的瞬間僵在臉上。

「哈囉,熱血的籃球老大,還是該喊你熱血的服務生?」到哪都能成功吸引異性目光的李臨玥朝阿方眨了眨眼睛,因為學校前任擺平者的反應笑得不亦樂乎。

「妳怎麼會在這裡?」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李臨玥,對方看他的表情又有些曖昧,抓著筆準備為對方點餐的阿方當下露出困擾的神情。

坐在李臨玥對面的是一名長相漂亮,穿著T恤和淺色牛仔褲,打扮相當簡單的女孩。李臨玥的朋友阿方也幾乎認識,畢竟是同所學校的——對方在校外釣的異性例外,他沒興趣探人隱私,說不定連和李臨玥認識多年的虞因也不是很清楚,但這名女孩他一點印象也沒有。

雖然第一眼給人的感覺像是學生,卻又多了種歷練過氣息。

「看傻啦,熱血的服務生?這我朋友,葉妘潔,最近認識的。」李臨玥有些故意的調侃阿方,簡單介紹了下,「這我同學,喊他阿方就行了。」

葉妘潔點了點頭,禮貌性的對阿方笑了下,阿方也朝對方笑了笑。

「別打小潔的主意喔,人家可是有男朋友的。」李臨玥豎起漂亮的指頭左右搖了幾下,塗在指甲上的粉色指甲油在晃動下顯得格外亮眼,然而這些都很徹底的被阿方忽視。

「我沒興趣好嗎。」阿方沒好氣地說,接著又覺得對對方好像不大禮貌,慌忙解釋道:「抱歉,我不是那個意思。」

「沒關係。」女孩不甚在意地笑了下,「我也對年紀比我小的沒有興趣。」

「其實阿方還算挺優的啦,有臉蛋有肩膀還很有義氣,有不少女生都打著他的主意來這裡用餐耶。」雖然本人完全沒發覺就是了。欸,真是可憐隔壁桌的女生了,她們還在猶豫要不要再點一次餐呢。

「拜託妳不要隨便造謠。」

睨了說話誇大的女性友人一眼,沒時間和對方繼續在這裡閒聊的阿方拿起菜單示意兩人點餐,似乎笑夠的李臨玥也很乾脆地放過阿方。

花了幾分鐘為她們推薦餐點、飲品和甜點,準備趕回廚房取餐的阿方將帳單放至桌下的小方格,順便請負責的倒水的服務生端來兩杯水。

「加油囉,熱血的服務生。」支著下顎,李臨玥對著阿方離去的背影說,成功得到對方無形的白眼一枚。

那是阿方最近一次看到李臨玥。

在那之後的幾天,他和其他友人、以及平時和李臨玥關係很好的朋友都失去李臨玥的消息。

 

 

 

 

創作者介紹

Little Traveler

紫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